兰州黄河(000929.CN)

15次出手赚6亿:秦安股份炒期货比主业还赚钱 幕后或为'涌金系'

时间:20-08-16 15:31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秦安股份(603758.SH)怎么也没想到,炒期货比做主业还要赚钱。

3个月前的5月29日,秦安股份发布一份关于期货交易实施进展的公告。公告中称,自4月15日至5月28日间,公司期货合约累计平仓收益总额为1333.74万元,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(约1.18亿元)的11.31%。

同时公司决定使用不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自有资金,选择适当的时机进行期货投资。

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秦安股份就依靠炒期货赚取了足额的利润。在汽车市场不太景气的情况下,这家主要从事汽车零配件生产的上市公司,终于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——“金融致富”。

秦安股份为何走上期货交易的道路?幕后是否有高人指点?关于这些疑问,时代周报记者曾致电秦安股份,但截至发稿,公司尚未回应。

期货之王,从不亏损

秦安股份是一家生产汽车零配件的企业,和期货扯上关系不过是因为生产中所需要用到的一种原材料——铝。

无论是气缸体还是曲轴等产品的生产,都需要用到不同的原材料,包括铝锭、碳钢等。秦安股份的主营业务是汽车零部件的生产,而零部件的主要原料就是铝,所以公司对铝这种商品的行情有一定的信息优势。

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秦安股份公告发现,以2019年为例,原材料铝的采购额占据秦安股份产品制造成本的21.34%,而该公司也预期2020年铝采购量将继续增加,因此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套期保值业务,基本上可以视为该公司的基本操作。

秦安股份公告

只不过,秦安股份的营业收入从2017年开始便逐年下降,净利润虽然看似从2018年的亏损局面转变到2019年的盈利,但实际上扣非净利润依然是实打实的负值,而且数值也在不断扩大,亏损依然严重。

据公司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营业收入仅为9165万元,净利润却是-1880万元。如果死抓着主营业务努力干,秦安股份估计几年内就会达成“戴帽(ST)”的成就。

所以,找一条另外的“致富道路”,非常重要。

从秦安股份公告正式介入期货投资到8月14日,秦安股份已经发布了15次期货平仓的投资收益公告。

秦安股份期货投资详情

秦安股份期货投资详情

在这15份公告中,没有任何一次的投资是亏损的,胜率达到令人叹服的100%。

期货投资不断赚钱的公告,也刺激了无数投资者。秦安股份股价从5月29日的6.20元/股到8月11日的最高价9.11元/股,市值从27亿元一路飙升到36.60亿元。

有意思的是,已经赚了约6亿元的秦安股份,其董事长YUANMING TANG(曾用名:唐远明,2006年取得加拿大国籍),此前没有任何公开的期货交易记录。据悉,唐远明历任国营204厂总装车间副主任,北碚缙云摩托车配件厂副总经理,重庆泰安发动机研究所所长,泰安机电总经理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能够一次拿出数亿元投入期货市场的,都不是简单人物,至少是勇气可嘉。而秦安股份能够在十多次期货交易中保持100%的胜率,背后若没有高人指点,董事长唐远明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

这,可能与A股市场历史悠久的“涌金系”有关。

传奇资本“涌金系”浮出水面

“涌金系”,曾经是A股市场上叱咤风云的资金派系,其创始人——魏东更是传奇人物。

如果回看魏东的简历,绝对可以称得上是“年轻有为”。

1986年,魏东考入中央财经金融学院;1990年大学毕业后,进入当时极具盛名的“中经开”后,继续攻读研究生。据悉,魏东在中经开执掌证券部,直到1994年在北京自立门户,创立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。

而真正让魏东成名的是,1995年的“3·27国债期货”一战。

坊间传言,魏东在“3·27国债期货”一战中代表“中经开”,和“万国证券”、“辽国发”交手。也有传言称,当时魏东已经离开“中经开”,但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关系。

据了解,在这场期货战中,作为多方的魏东成为赢家并从中赚走约2亿元。此后,从期货市场中赚到第一桶金的魏东,相继创立了“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”和“湖南涌金投资(控股)有限公司”。

至此,魏东手中的“涌金系”正式成型。

有业内人士称,早期的“涌金系”主要从事转配股、法人股受让等股权交易,同时“涌金系”根据政策热点转战投资市场,积累财富之余也为魏东积累下大量的人脉。

人脉,成为了魏东打造“涌金系”金融帝国的关键。

据市场消息称,魏东打造的“涌金系”金融帝国离不开其家族的帮助。魏东父亲——魏振雄,曾经是中央财经大学第一任会计系会计学教授,同时还是当时财政部高级会计师评委会委员。魏东当年进入“中经开”,也被外界视为依靠父亲关系的证明。

尽管魏东本人对这些“关系”言论表现反感,但其父亲、兄弟、妻子在“涌金系”的发展过程中的确有所影响。

有投资人士称,魏东与其兄魏锋相互配合,一个主攻投资,在前方攻坚;一个擅长战略,打造家族产业。而魏东的妻子——陈金霞,更是著名经济学家吴晓求的门生,其人脉资源之广无法想象。

可惜的是,魏东在2008年跳楼自杀,只留下一个庞大的“涌金系”金融帝国。

由于魏东在公开场合从不接受媒体采访,也不透露任何关于其家人的信息。如果要挖掘“涌金系”的资金来源和资本操作方式,可能只有魏东本人最为清楚。只不过,魏东已经带着这些秘密与世长辞,真相被永远掩盖。

魏东去世后,妻子陈金霞接棒“涌金系”。但相比起魏东执掌时候的意气风发,“涌金系”已不复当年荣光,越来越低调。陈金霞让“涌金系”从水上潜入水底,从此“涌金系”慢慢离开了大众视野。

直到秦安股份以100%的胜率征战期货市场。

“涌金系”或为幕后高手?

据秦安股份8月11日公告显示,祥禾泓安、祥禾涌安、上海泓成拟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 2632.7822 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6%,而这三位股东均属于“涌金系”公司,共合计持有秦安股份2886.87万股股份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.57%。

图源:通联数据

图源:通联数据

据了解,“涌金系”手中持有的股份均为IPO前所获得,因此减持获利离场属于正常行为。

这个时候,股价的高低便是决定“涌金系”能够获得多大利益的关键。

众所周知,秦安股份借助炒期货来投资获利,从而将股价一路上抬。一位没有任何公开期货交易记录的董事长,能够在10多次期货投资交易中保持100%的胜率,这背后要说没有高人,恐怕也没人信。

恰巧,传奇资本“涌金系”起家的第一桶金便是期货。

秦安股份炒期货和“涌金系”之间,到底有没有关联?为此,时代周报记者曾致电秦安股份,但截至发稿,公司尚未回应。

规避退市,强行续命

主业不怎么样,每年总能靠投资赚点钱,从而逃避退市惩罚。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上市公司业绩不佳时的一种手段。

和秦安股份炒期货“维持生计”相似,兰州黄河(000929)(000929.SZ)靠炒股“强行续命”。

2010年,兰州黄河制定了《兰州黄河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投资内控制度》后,开始走上了“炒股之路”。

据不完全统计,2010至2017年间,兰州黄河净利润合计约3.86亿元,其中炒股收益约2.24亿元,占比接近60%。在2010至2019年间,兰州黄河有7年借助“炒股”实现了业绩大幅增长或扭亏为盈。

只不过,兰州黄河这一招“股票救企”的方法越来越不好使了。据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该公司持有10家上市公司股权,其中有7只股票处于亏损状态,共计亏损3279.45万元。

有投资者并不看好上市公司“不务正业”,凭运气赚的钱,最终都会凭运气亏进去。也有投资者称,大型企业都要对冲风险,做点期货投资实属正常。

评论截图

评论截图

但如果企业一直专注于“副业”,而非回归到主营业务,那最终也就只有退市这一条路。